咖喱包

智右💙
開了放畫的子博@咖喱,歡迎大家搭訕噢

腦洞

智子——文員
翔子——女僕咖啡廳店員
雅子——雜誌模特兒

早上上班安安份份,有禮貌而且受人歡迎
晚上就是出外玩的辣妹,玩得特別瘋的那類

(有空的時候用這腦洞會寫文畫畫🎶

HP同人 試讀

大概是SSHP吧,雖然還是寫作階段(而且只是寫第一章

注意注意:
哈利性轉
哈利性轉
哈利性轉

哈利是中性名字,所以性轉寫的是哈莉

因為是試閱階段所以,不是很完整w

試閱:

小時候的她經常抱住雙腿默默地想,為什麼自己就那麼倒楣。
她只是想安安穩穩地生活下去,
但天父卻給他一個巨大的玩笑。
她一出世便失去父母,被姨母收養了但卻沒有一個孩子該過的生活。
每天都要替姨母做家務、做飯,而且被同年的表哥——達利欺負。
在學校裡,由於大家都害怕達利的關係也不敢跟她友好,甚至落井下石。
與其在這情況下繼續生存,倒不如去死算了。
雖然她經常這麼想著,但由於她是膽小鬼,所以她什麼都不敢做。
反抗、自虐、自殺她也不會做,她只懂得蓋上被子默默地哭泣了不知多少晚。
直到有一天,她跟姨母一家為了避開那些奇怪信件而走到一個小島,遇見了一個滿臉胡子的巨人。

「晚上好,你就是哈利嗎?你好像有點大個子呢!」

「不、我不是哈利⋯」
她對於突然出現的巨人感興趣,所以輕聲地解釋「不好意思,先生。我才是你找的人。那是達利」
巨人回頭望著她的時候露出了驚訝的的表情「你、你是說,你才是哈利?」

「是的」
「我是哈莉·詹姆斯·波特」

當時她還在為自己的命運有扭轉機會而感到興奮。

但哈莉不知道的是,接下來所面對的事情才是真正的地獄。
開玩笑的根本不是天父,而是梅林。

-沒有了-

如果、如果有恆心寫下去的,寫到四年級的時候應該會正式放出來(´・∀・`)

好想認認真真寫長篇啊啊啊啊啊啊啊

SO 吃貨君與貪睡君

@岚田日暖 對不起你的點文拖太久了QQQ
功課太忙了一直心情不好,所以想不到文的內容TT
幸好這幾天心情好點,我還是寫了出來!希望你會喜歡吧><



第三個點文請再等一下TTTT 我會努力寫文的!


關於文,我記得有套BL漫的名字是xx君和xx君
忘記內容了,我只是參考名字而已wwww


正文:

每一個都有屬於他的出眾之處,而在學校裡有兩個人特別受到學生們的關注。

首先是吃貨君。吃貨君是一個成績十分卓越的人。高一的時候已被學生會會長看中,更在高二的時候成為了學校歷史以來最年輕的學生會會長。他的成績在全國學生中有一百名內的名次,是一個知書達禮的好少年。在策劃方面也是數一數二的天才,至從他成為了學生會會長之後便沒有任何社團有經費的問題。

然後是貪睡君。貪睡君的成績普普通通,有些科目更是在合格線上低空飛過。但他卻有各式各樣的才能。平日的他可以休息便怎樣也不動,但運動的比賽上卻身手敏捷,有動物般的行動力。除此之外,他還懂得畫畫、唱歌、跳舞,是才能滿滿的天才。

由於兩個人優秀的地方不同,所以大家都覺得他們倆是不同世界的人。

可是,他們各自都有一個祕密。

吃貨君最近愛上了貪睡君。
貪睡君暗戀吃貨君很多年。

這個祕密只有他們的密友才知道。
菱形嘴君得知的時候他鼓勵吃貨君「三年級的前輩?很好啊!我會支持你哦翔醬!」
猫嘴君用一副早已知道一切的樣子回應貪睡君「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麼鬼魅力但你還是加油吧,大叔。」

雖然得到友人的支持,但是卻沒有得到任何的意見。
二人不約而同地想起對方的好友,濃顏君。
同時,濃顏君的悲哀生活正式開始了。

「他今天又去了跳舞嗎?果然,怪不得在美術室找不到他。啊!不過我在天台看到他睡覺!超級可愛的!」

「他今天早會也很帥氣對吧?話說我今天在天台睡覺好像夢到他,超級開心啊!對了,期中試他又第一名對吧?真厲害~」

濃顏君表示很累,他好想二人其中一個趕快告白然後趕快交往。
但這種事要當事人親自出馬才行啊!!
已經聽夠他們隔空的甜言蜜語,濃顏君表示很想哭。
菱形嘴君和猫嘴君只能輕輕拍他肩膀「加油」

菱形嘴君想了一會兒「咦?但我們可以幫他們製造機會不是嗎?」
猫嘴君和濃顏君同時地回頭大聲回應「就是這個了!!!」

「翔醬翔醬,下星期天有空嗎?一起去遊樂園玩好嗎?」
「好啊」
吃貨君二話不說地答應了。

「你星期天一定有空對吧?陪我一起去遊樂園吧」
「可是我⋯」
「你敢不來?」
「好吧」
貪睡君被迫答應了。

然後那一天,準時到遊樂園門前的只有吃貨君和貪睡君。
二人的心情就像玩笨豬跳一樣激動。
吃貨君檢查了手機訊息,原來菱形嘴君他們突然有事不來。
「這樣子啊⋯」在貪睡君有點困擾的時候,吃貨君問「不如,我們倆一起去玩?」
受到喜歡的人的邀請,貪睡君當然立刻答應「好啊!」

吃貨君買了一個大大的綿花糖,嘗甜的貪睡君十分高興。
雖然吃貪君對於高處有點苦手,但他也玩得很盡興。
二人在遊樂園大玩特玩後,互相交換了手機號碼,從一個普通前輩後輩的關係進升成朋友關係。
晚上兩人也是無眠的。

看見二人的關係漸漸變好,濃顏君不禁感到恩惠。可是,他們騷擾濃顏君的情況並沒有減少,反而變本加厲。

「嗚哇前輩約我去釣魚了!!我應該注意些什麼?」
「他答應跟我一起去海釣了!!但這會不會太無聊呢?」

我不知道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,放過我好嗎?濃顏君欲哭無淚。
雖然兩人好像挺享受曖昧的關係,但兩人的友人並不這麼想。
他們趕快交往好嗎??

話說回來,大家知道嗎?
吃貨君認識猫嘴君
貪睡君認識菱形嘴君
但他們卻很妒忌對方。
「為什麼那傢伙經常性摸他背部摸他手?他自己也有手有背啊!」
「雖然相葉醬好可愛。哎,但一接近他的時候我心悶悶的」
戀愛使人失去理智,不,是智商才對。

菱形嘴君和猫嘴君是可是被冤枉的啊⋯
你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。
他們是故意的!就是要故意的!!!
拜託,還不給點刺激他們大概八十多歲才會交往呢! 原句取自於猫嘴君。
似懂非懂的菱形嘴君點頭。
濃顏君舉手舉腳贊成。

幸好的是計劃見效了!他們開始焦急起來。
聽見他們的焦慮,濃顏君感覺自己就快脫離地獄了。
對了,現在的濃顏君還未逃出二人的魔掌的。

寫信、傳訊息、寫小紙條⋯或者親自告白。
吃貨君在紙上寫著幾個告白的途徑,但究竟用什麼方式比較好?
早上會不會沒有精神而聽不見告白內容?中午又很難找到他。放學又太多人在附近很難開口⋯

在什麼地方告白好?間接暗示喜歡他?反正他那麼聰明應該明白自己的心意吧。
直接告白⋯
貪睡君瞬間覺得這段時間的自己不太像平日的自己。
明明他一直都是直接的人,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嬌情。

第二天,二人莫名奇妙地一起放學。
他們的家明明是相反方向,但還是一起走其他的道路。
並沒有說去什麼地方,只是一邊散步一邊聊天,直至走到一條小河的旁邊。
「原來這附近有河的啊」
吃貨君被水中反射的日落吸引著,貪睡君趁機偷望了他一眼。
吃貨君的樣子果然很帥氣,但也有孩子氣的一面。
也許感受到貪睡君的視線,吃貨君回頭一望,日落的照射下貪睡君的樣子變得更柔和、模糊
好像隨時隨地消失的樣子。
吃貨君正當說出心底話的時候

「我喜歡你」

「我是一直都喜歡你,櫻井翔」

被搶先一步告白的人敢到不甘心,有點無奈地喃喃自語「什麼啊,我才想說:我一直喜歡你,大野智。這樣子呢⋯咦?一直?」

他突然抬頭興奮地問「你很早以前就喜歡我了?」
貪睡君微笑「對對對,從很—久以前已經喜歡你了。」

吃貨君和貪睡君交往了,三個友人立即舉手歡呼以及祝福他們。
他們知道自己各自誤解了菱形嘴君和猫嘴君,排除誤解後五人也成為了感情十分好的朋友。

對了,在吃貨君和貪睡君交往後濃顏君改名了!


他現在叫作墨鏡君。

-end-

近況

我、嗯、還在寫點文(
我啊,每一次寫點文的時候特別多其他想法(扶頭
突然好想寫屍體派對paro⋯

然後花樣paro那篇好想斬掉重練,大家覺得如何T.T

我就是想你們來搭訕我啦💦我很害羞不懂怎樣開話題💦💦💦

請務必來搭訕我(認真臉

點了文的兩位,請原諒出產速度慢的我TTTT

今天在跟友人玩互相(real)舉報的遊戲
也許有天會真的不見這帳wwwwwwwww
覺得害怕(抖

最近的lofter經常減我幾個字,覺得心痛

長末 掠奪

昨天看完魔女考驗,超級好看啊!
稍微更新一下短篇


是長末,沒分潤智、智潤





正文: 



「如果我們有一方不愛對方的話,有可能會死掉噢。」


打算在寒冷的冬天裡一邊喝甜甜的可可一邊享受與戀人相處的時候,

他突然講出奇怪的句子。

細心回想起來,這個設定好像在哪裡聽過「你又拿了我的少女漫畫嗎!」
「是啊,<魔女的考驗>」大野智接過戀人抱的熱可可,稍微吹涼一點然後小口地品嚐。
「潤君的設定很符合裡面的角色不是嗎?皮耶爾什麼的」
「才不要!黑色心又不漂亮又可怕!」
「哈哈哈,重點是在這裡嗎?」


二人講著講著又聊了其他話題,偶然還會因為電視節目內容而安靜下來。


「吶」
「怎麼了」
大野智伸出手指指著潤心臟的位置,直視著對方雙眼「如果我是魔界的人,那麼你就有機會因我而死掉了吧?」
「不會」
聽見戀人的斷言,智也不自覺地笑起來
「什麼啊!有時候潤君還真現實呢⋯」
潤抓緊智正想放下的手,微笑地問


「難道你看不見屬於自己的心在我身體內閃耀著嗎?」


「糟糕了」

大野智雙手捂著臉蛋「超級心動啊」
松本潤得意地笑「因為我是從魔界來掠奪你心的松本潤啊」
「好啦,給我閉嘴」

-end-

原來我放在放圖的子博wwwww
怪不得沒什麼人理我wwwwww




好吧昨晚見到有人玩,我也來試試(還未寫好點文的人居然還在玩這東西

平日沒打tag的時候也沒什麼人的,正好來試試會不會有人來wwww

限時就設9月1 23:59截吧🌸

如果有機會要寫應該也是智右的w


沒人會刪

SO 海洋與青草

ABO

然後,因為是點文所以......

有車。

謝謝 @萧翎夜。 的點文噢🌸

第一次開ars車啊啊啊啊啊

請大家手下留情QQQQQQ

我試著挑戰寫3000字以上的文文,所以寫了挺久的💦

還有因為任性而不跟點文次序打文十分抱歉><

下次更點文可能會有點慢噢💦💦💦


正文:

在大學裡有無數的風雲人物,但當中最出眾的絕對是學生會會長—櫻井翔。
先不說外表、優越的成績以及和善的性格,
再加上他經常思考各種策略去滿足各個社團要求的行為,基本上全部學生都十分尊敬他。

櫻井翔戀愛了,他喜歡了一個男生。
在這A、B、O三種第二性別已經出現了六十年的世界中,男愛上男或女愛上女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。
而且大家找伴侶都是以第二性別為首要條件。
問題就在這裡。
Alpha的櫻井翔,貌似愛上了一個性別為Beta的男生。
不是說他有歧視的成份,而是他害怕對方是一個注重性別的人。

他的暗戀對象是一個附近便利店的店員,平日都會在收銀處待機。
他給人的感覺很懶洋洋,但櫻井翔卻被圍繞著他的那種不可思議氣質所吸引
總言之,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。
偶然他們倆都會搭上幾句話,例如「今天櫻井同學不用上課?」「中午才有課」等的閑話家常
在某次結單的時候,櫻井翔突然叫出心儀人的名字
「大野先生⋯我可以直接叫你智君嗎?」
對方幾乎沒有考慮便立刻答應
「好啊,翔君」


櫻井翔默默地將當天記為紀念日。


交換名字後,櫻井翔更加了解對方。
比如他原來是比他大兩年的前輩,再比如原來他打工的店長是他的友人等等。
二人的關係也越來越親近,開始私下約對方出外,也開始稍微認識他的朋友。
去的地方和做的事也挺多,例如一起釣魚、逛逛美術館、去尋找美食等等。

「櫻井前輩是戀愛了嗎?」
今天櫻井跟自己友好得像兄弟般的學弟—松本潤吃飯。
前輩最近經常自己無原無故地傻笑,除了瘋了也只有戀愛這原因吧?
正在跟大野智傳送訊息的櫻井翔瞬間停下手上的動作。
雖然知道學弟在問什麼,卻不能立刻回答。
他們有在談戀愛嗎?
「單方面的喜歡也算是戀愛嗎?」
從此,松本潤變成了他的戀愛顧問。

多虧戀愛顧問松本潤先生的建議,二人的關係好像開始有變化。
怕生的大野智已經會在櫻井翔旁邊熟睡,
而且身體接觸也多了。
大野智這個人挺喜歡跟人肌膚接觸,有時會突然摟著你的手臂,有時會靠著櫻井翔的肩膀睡覺。
櫻井翔往往趁著黃昏時間電車上沒有幾個人時,會偷偷地親了心儀人的臉蛋。
香香軟軟的,像面包一樣可愛。
不是未想過接吻,但櫻井翔還是希望對方清醒的情況下才做。

「記得6點在老地方等,不要再遲啦!」
「知道了啦!」
聽見旁邊兩個女高中生的對話,櫻井翔再次確認手機顯示的訊息

翔君,今晚附近的神社似乎有祭典,一起去嗎?

今天的天氣太悶熱了,臉紅得像發燒一樣。

櫻井翔毫不期待大野智的裝扮,大概跟平日一樣也是一件T-shirt、五分褲和拖鞋吧。
「翔君」
跟預想不同,他竟然穿著完整的浴衣。
灰色底襯托藍色的海浪花紋,明明是那麼男子漢的衣服,在櫻井翔眼中卻是無比的可愛。
「很適合你」
「謝謝」大野智微笑地回應櫻井翔的讚美。
他們走過了不少的攤子,櫻井翔又發現了心儀人對於魚的執著。
看著他認真撈金魚時不自覺地鼓起臉蛋,櫻井翔不禁失笑。

這個男人好可愛,
好想他屬於我。

「話說回來⋯翔君是怎樣拒絕你的追求者?」
大野智咬著蘋果糖,聲音含糊地問道。
二人正在祭典內的大街散步,在人山人海的環境下突然被自己暗戀的人問這問題,任何人都會感到尷尬「呃⋯為什麼這樣問」
「雖然翔君不講,但你大概是Alpha吧?」吞下口中的糖果,舔了舔嘴角溶化了的糖漿再講
「這麼優秀的翔君,大概能給我一些意見吧?」
聽見他的說話,櫻井翔在意的不是那句讚美的說話。

而是有人跟他告白。

⋯「我覺得,你可以告訴他你有對象了,那對方就知難而退了。」
「嗯,好像是不錯的方法。可是我要在哪裡找一個假的對象?憑空地說會惹人懷疑吧?」
櫻井翔拿走大野智已稍微溶化的蘋果糖,趁後者因感到不解而抬頭時,蜻蜓點水地吻了一下對方的嘴脣。
櫻井翔接吻時就像對待貴重的易碎物似的溫柔,溫柔得對方還未反應過來已經結束。
「這樣就可以了」
大野智感受著嘴脣的餘溫,從茫然失措的樣子慢慢地露出微笑
「不要」
聽見他的回應,櫻井翔的眼神失去了剛才應有的光彩
「翔君的話,我才不要什麼假對象。要真的。」

當松本潤看見自己的前輩拖著自家表哥的手時,才知道自己將表哥雙手送出去了。
「松潤⋯」
「請不要跟我說話」松本潤為之前各種意見感到十分羞恥,所以決定雙手捂臉什麼都不做。
「你想吃什麼?」
松本潤放低雙手認真回答「白汁三文魚意大利麵」
看見櫻井翔去買餐,松本潤才敢問「什麼時候一起的?」
大野智呼呼地笑「上星期開始」
松本潤靠近沉醉於戀情的大野智,稍微嗅了一下然後微笑「還未結成?」
不知是害羞還是怎樣,大野智一下子推開調戲他的松本潤
「給我閉嘴」

感冒還未好,下星期再約吧(´・∀・`)

櫻井翔已經連續三天收到類似的訊息了。
平日的大野智都是健健康康的,疾病什麼的好像跟他有幾萬光年的距離。
但現在他卻生病了三天?這是否太嚴重?
「應該沒找錯地方吧?」
他看著學弟傳送的地址,緊張地按下門鈴。
「什麼事⋯翔君?」
看見戀人的臉色紅潤,但沒有任何口罩或退熱貼。
櫻井翔立刻上前握緊大野智的手「怎麼不多穿點幾件衣服?你看看你,已經那麼燙手了」
 「不要靠近我!」大野智縮手的同時,空氣中突然傳來淡淡的海洋味。

覺得不對勁的櫻井翔再次觀察戀人的情況,他的眼神已經沒有焦點,呼吸也漸漸急速起來。
再加上剛才的味道,根本不難推測目前的情況。
一直都以為戀人是Beta的櫻井翔一瞬間反應不過來,只感覺到自己某地方精神得很。
他放開手,臉紅地退後兩步「對不起⋯我」
看見戀人精神的位置,大野智立即抓緊他
「翔君,你不進來麼?」
不受控制地發出信息素的Omega邀請,身為戀人的櫻井翔當然防不勝防地受到誘惑。
但他仍然努力地壓下心中的慾望,再次確認對方的意願。

「確定了嗎?」

他們認識了對方兩年,但交往的時間就只有三個月。
當然,櫻井翔好想就這樣子跟他生活下輩子。但大野智呢?

已經確定好要跟他成為終身伴侶了嗎?

知道自己受戀人重視的大野智不由自主地高興。
他並不是因為討厭自己,而是珍惜自己。
突然,大野智用力地拉櫻井翔入屋,關上大門後毫無顧忌地釋放出自己的信息素。
他埋在櫻井翔的頸窩裡,輕聲地說
「剛剛我一直控制著自己」
「所以明白了嗎?翔君」


你們懂的



「學長,今天的會⋯」
「對不起,有什麼事用手機傳訊息吧。」
作為會長的女祕書稍微嘆了一口氣,放下手上的文件。
而在旁邊的學生會會員微笑地拍著她的肩頭「你真幸運啊祕書長!可以那麼近距離接觸我們的會長!」
女祕書皺眉頭,輕聲細語「已經名草有主還有什麼意義呢」
今天,櫻井翔的信息素並非跟以前一樣,純粹一片草原的香味。
那些味道中混合了一點帶些鹹的海洋味道。


-end-

近況

其實已有一篇點文快寫完,但是我沒有跟著點文的順序QQQQ 十分抱歉💦💦💦
最快今晚更文!